1. 原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705章 这孽子?。?!-全属性武道王腾的真实身份-笔趣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长袍剑师这句话吐得很响亮。“这是哪位目无尊长的弟子,惹恼了承长者啊,承长者这是要亲自动手教训这小子!”一名肥胖男子幸灾乐祸的说道,他手上还拿着一柄长长的扫帚。“好像是这不知哪里来的小子,非常嚣张的挑衅司空氏的成员,下手还非常狠毒,承长者有些看不下去,便要出手教训这小子?!狈逝值茏铀档?。……司空承皱起了眉头。所以,司空承打算速战速决。“即便你修为高于他,也不该这般欺凌,我也让你尝一尝胸膛被划开一剑的滋味吧,希望你以后能够长记性!”司空承说着,他的两侧已经浮现出了四柄不同色泽的长剑。“唰?。。。?!”祝明朗反手一抬剑,同样划出了一道月弧剑鸿,暗红色的剑鸿如赤月华光,迅猛而强劲,它直接破碎了司空承的蓝色剑波,并继续朝着司空承的身上飞去。“铛?。。。。。?!”他有些讶异的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蓝色古剑,古剑竟然布满了裂纹,随着司空承稍稍一动,蓝色古剑瞬间碎裂,变成了上百块碎铁片散落在了地上!说着,祝明朗向前缓步,缓步的过程中他也缓慢的抬手,一抬手,便形成了赤月剑鸿,以疾风之势朝着司空承刮去。“铛?。。。。?!”司空承脸色开始苍白,他再度换剑,并选择了寒潭剑。此时祝明朗仍旧向前走去,他再一次抬手,纵月赤鸿袭去,轻易的将寒潭之幕给撕开,并破开了司空承那件长袍胸襟,露出了司空承长了不少杂毛的胸膛。“你……你究竟是何人!”司空承意识到不对劲了,眼前这小子明显不是那种自学成才的散仙,他一个神子级的剑师,面对这样一个后辈竟然毫无招架之力。那位拿着扫帚的胖弟子已经看得下巴都合不拢了。不知从哪里来的一个散修,随意几剑便可以让他们的剑师长者这般狼狈??司空承速度很快,犹如一道疾风卷来。拔剑!“唰?。。?!” 空间出现了短暂的线状扭曲,紧接着就看到就看到做势要劈的司空承僵在那里,无论司空承怎么使劲浑身的力气都无法再将手中的剑劈下去,他感觉自己全身的力量都在刹那间倾泻,从他胸前的这一道剑痕伤口处随着血液一同流逝!他瞪大了那双眼睛,难以置信的仰望着祝明朗,人在站立的时候,往往是无法感受到一个人的可怕,只有被对方狠狠的击倒在地上,在地面上仰望着对方那张冷峻不屑的脸庞时,才会真正意识到自己与对手的差距便是现在这种处境,对方只要稍稍一抬脚,就可以踩在自己的脸颊上随意的蹂躏!这边这个伤口都还没有包扎好,怎么剑师长者也倒下了,而且一模一样的伤势,这让她一个女人怎么应付得过来??!每日,练剑台都会有一名剑师长者在这里监督,督促所有星宫弟子练剑的同时,也会教导他们一些剑法。“何人在星宫剑台挑事??”浮空的神山玉峰处,一名有些妖冶的剑师踏着一柄金剑飞来。此人额上也有着砂纸,不过是朱红色的,这让他本就有些阴性的打扮上更平添了几分粉媚!“你是何人,与我们孟尊又有什么恩怨?”妖冶金剑男子质问道。此话一出,果然引起轩然大波。“孟尊竟有家室??”“年度狗血大剧啊,我们玉衡星宫很久没有出现这种人伦道德之事了?!?br/>无数人开始议论,事情也很快就往玉衡星宫玉寒宫传了去。……良久,他才冷冷的道:“你的意思是,孟尊在凡间曾与你结发?”这货是个什么阅读理解能力??!“他……他说他是孟尊之子?!闭馐?,那位包扎伤口的女弟子小声的纠正道。“为什么你们就不能相信我说的是事实呢?!弊C骼饰弈蔚?。“等一下,你刚才说神首……我找的是孟冰慈,不是你们的神首,你们神首不是吕梧那贱……那剑仙吗?”祝明朗说道。“吕梧呢?你们的神首不是吕梧吗?”祝明朗疑惑的问道。 “都说是新任,吕梧仙师已经退位,她云游北斗,已不再位列我们玉衡仙班!”金剑妖冶男子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页面地址:5g.tr71s.pro/txt/197788/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美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mments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咸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都回忆起你的浅笑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郄晓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到乞丐碗里有一毛钱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臻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倾洒进我的心房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年九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地狱是什么样。我不知道。我只了解人间。全是折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不是办法-岳风柳萱小说赘婿当道-笔趣阁 第202章-离婚现场和霸总穿到古代被迫养娃改造-笔趣阁 第705章 这孽子?。?!-全属性武道王腾的真实身份-笔趣阁